长三角频道
正文

“最年轻城市”的改革节奏

2020年09月23日 09:32:02 来源: 解放日报

    在温州南部鳌江流域入海口,撤镇建市之前的龙港曾以传奇般农民自费造城之举名扬海内外,号称“中国第一座农民城”。自1983年建镇以来,龙港经历了“小渔村到农民城、农民城到产业城、产业城向现代化新生城市迈进”三个发展阶段。图为空中俯瞰龙港镇(2018年12月3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资料照片

  在“全国最年轻城市”浙江省龙港市,似乎有两种节奏。

  走在龙港的大街上,问当地人:“这一年有什么变化?”得到的答案几乎是一致的:“没什么变化。”再仔细想想,有人补充:“文卫路正在拆迁,要拓宽改造。”“主干道修过一次,水泥路换成了柏油路。”还有吗?“没有了,龙港虽然从镇升到了市,但到现在为止还只能算一个镇。”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但是走进龙港市委、市政府的办公楼,感受到的是另一种节奏。“忙,太忙了。”一位女性公务员告诉记者:“在这里,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牛用,而我已经跳过这个过程,直接被当牛用了。”玩笑话中见真情,不止一位公务员表示,最近工作日加班到晚上八九点是常态,几乎没有双休日。

  他们在忙什么?一个近在眼前的时间节点是9月25日。去年9月25日,龙港市挂牌成立,成为全国首个“镇改市”,一个普通乡镇直接升级为县级市,本身就是改革创新。

  撤镇设市即将一周年,一批有显示度的工程竣工时间就定在9月25日前后,一批有影响力的制度创新成果也将在9月25日左右亮相。

  “凤凰涅槃、精彩蝶变,过程都是很痛苦的。”龙港市委常委、市委市府办主任黄贤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并不讳言这两种节奏之间的错位。他介绍,去年龙港市揭牌后,很快启动四套班子配备、部门机构挂牌、干部转隶、财权事权移交划转等工作流程,此后又召开龙港市党代会、“两会”,基本完成龙港市的行政体制调整工作。但受疫情影响,真正留给龙港推进改革的时间只有五六个月。

  “龙港的改革探路,几乎没有经验可循,要靠自己去探索改革,五六个月时间要说能够取得很大的成效,这个实事求是讲是很难的。”黄贤满解释改革的难点,“以前说是摸着石头过河,但现在连石头也没有。”他话锋一转,“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摸索,龙港撤镇设市改革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改革的框架已基本搭建,正在有序、顺利地推进。”

  近日,龙港市委书记郑建忠发表文章,介绍了龙港改革的进展,文中提到,新龙港市领导班子组建后,紧扣“大部制、扁平化、低成本、高效率”的改革要求,有力有序推进37个重点改革项目,加快形成8项具有“窗口”标准、富有龙港特色的重大标志性成果,全力打造全国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示范窗口。

  “3年之后你再来,会看到龙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黄贤满的语气中颇有信心。

  “8颗大印”变“1枚印章”

  这几天,总投资1.5亿元、建筑面积25000平方米的龙港市政务客厅进入施工倒计时,9月25日正式开业,将成为龙港市地标性建筑。

  “一天一个样,我昨天来的时候,玻璃还没有装,现在已经装好了。”9月17日,当记者来到政务客厅时,前一天刚来过的龙港市政务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忍不住赞叹工程速度:一间屋子里,施工工人还在装修;另一间屋子里,调试人员已在调试龙港智慧城市智能运营中心的大屏幕;在走道上,另一组工作人员拿着扫帚开始打扫卫生。

  在这里,施工倒计时名副其实是按小时来计算的。这一点,从施工工人的收入构成上就可以看出:一个工人一天的劳务报酬是400元,如果愿意加班到晚上10点,可以加200元,如果加班过了晚上10点,再加100元。不断用收入来激发工人的工作积极性,因为时间实在太紧张。受疫情影响,政务客厅的施工时间被大大缩短,按照一般工程进度,这样一个工程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完成,但现在,从3月份开工至今,工期足足缩短了半年。

  按照计划,9月25日开业时,原龙港市政务服务中心和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将搬入政务客厅。这意味着,龙港市政务服务中心的办公场所从原来的3400平方米一下子增到了20000平方米。这一变化与龙港撤镇设市息息相关。撤镇设市后,龙港全面承接县级市权力事项库里所有的审批事项,审批事项由500多个增加至1500多个,原来办理中心的各项服务设施捉襟见肘,而新建的政务客厅将改变这一窘境。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原先因为政务服务中心面积太小而无法办理婚姻登记,龙港市民必须前往苍南县城登记结婚,但以后,龙港将设有自己的婚姻登记处。“我们从上海学到了,会在登记处铺上地毯,显得很温馨,还想在外面空地铺上草坪,让新人可以办草坪婚礼。”工作人员畅想。

  这些变化的背后,是一个更大的变化。目前,龙港正在探索实施“一枚印章管审批”改革。9月11日,龙港市已经获批开展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下一步,龙港市将成立行政审批服务局,原先分属于各委办局的行政许可事项将划转至龙港市行政审批服务局,统一行使行政审批职能。

  “以前我们是‘摆地摊’,看别人审批,以后我们要自己‘开超市’,自己审批。”龙港市政务服务中心党组书记、主任金孟渡打了这样一个比方。流程改造后,一般企业投资项目的审批时间将从现在的80天缩短为40天,投资低风险小项目审批最多16天。

  在龙港,流传着“8颗大印”的故事。上世纪80年代,龙港建镇之初,为了简化手续,提高办事效率,苍南县委、县政府决定8颗大印“捆”在一起盖,使申请进城农民能一次性办完全部手续。如今,“8颗大印”变成了“1枚印章”。

  什么时候龙港市行政审批服务局能盖下第一枚印章?“具体时间还未定,但我们争取在9月25日。”金孟渡说。在这项工作上,时间同样是紧张的。9月9日,龙港市政务服务中心的“一枚印章管审批”业务筹备组一行10人,赴嘉兴市南湖区行政审批局进行蹲点学习,4天时间,他们与南湖区行政审批局的工作人员“同吃同住同上班”。与此同时,一个40天的一般企业投资项目的审批流程已制定完成,“但是究竟能不能在40天内完成,还需要在实践中检验。”金孟渡说,关键看会不会“破法”。

  宅基地市域流转?转机乍现

  在龙港,记者不止一次听到“破法”这个词。在9月18日召开的龙港市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上,这个词再次被提起。

  在会议现场,一份名为《龙港市宅基地使用权(农房)流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文件被放在与会者的桌上。这份征求意见稿中提到了宅基地使用权(农房)流转,包括农房转让、农房租赁和农房抵押。记者从会上了解到,接下去,这份文件还将做修改,争取在9月25日之前能够拿出成熟的文件。

  “不要小看我们自己,如果我们今天改革成功,将可能被记录在龙港改革的史册上。”龙港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苏中杰在发言中这样说。

  这并非虚言。在龙港建镇初期,镇里除了6000元开办费,什么也没有。当时的镇委书记陈定模斗胆决策:对土地实行有偿使用,谁投资谁受益,谁出钱谁建房。镇里按规划对不同地段收取级差地租。到1985年,一共征收1000多万元有偿使用费,基本解决了城镇建设“三通一平”所需资金。通过土地要素的流转,实现土地的资产化增值,得到的收益再来进行分配,这条路被证明是可以走通的。

  如今,龙港将改革的目光再次投向土地。虽然宅基地流转存在诸多“红线”,但龙港依然打算在此破题,提出推动宅基地(农房)市域流转改革试点,探索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交易的具体路径和办法,这也被视为龙港探索实施城乡一体化改革,打造城乡融合新模式的一个重要抓手。

  “如果能真正实行宅基地市域流转,这是梦寐以求的。”华中社区党总支书记冯亦科愿意打包票,“我们社区600多户居民,没有不同意的。”冯亦科说,一个多月前他和村民们交流过此事,大家都说好。

  然而,想要突破宅基地流转的“红线”谈何容易。龙港市农业农村局农发中心副主任杨加毅从今年3月开始负责研究宅基地市域流转改革试点,这几个月,他接待过大学的研究团队,也四处打听过政策动向,几易其稿,他承认:“虽然一直在进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突破。”

  好在,转机乍现。近日,农业农村部表示,在符合农村宅基地管理规定和相关规划的前提下,允许返乡下乡人员和当地农民合作改建自住房。将会同有关部门,在原有33个试点县(市、区)的基础上,再选择一批重点地区开展新一轮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在试点中,将探索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通过自营、出租、入股、合作等多种方式,盘活利用农村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发展乡村产业的有效途径。

  目前,浙江省已经将龙港改革方案报至农业农村部。“如果能够被列入试点就好了。”在龙港市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上,来自片区、各委办局的代表期盼着。

  “龙港没有外地人”

  距离9月25日越来越近,龙港市的动作一个接着一个。

  9月18日,龙港市举行政府职能向社会转移项目集中签约仪式(第一期)。会上,8家职能单位将条件成熟的27项政府职能,转移给符合条件、具备能力的22家社会主体承接(其中社会组织10家,院校1家,企事业单位11家),迈开龙港市“一张清单转职能”改革的第一步。

  与此同时,《关于全面放开龙港市城镇落户限制的有关规定》也将在近日发布。目前,龙港正在开展全市域人口市民化改革,以“龙港没有外地人”为导向,全面放开落户限制,推行公共资源和公共服务均等化,打造最具温情、开放、包容的城市。

  “来了就是龙港人。”龙港市一位干部喊出的这句口号不禁让人想起30多年前,龙港镇提出“地不分南北,人不分东西,欢迎农民进城开店办厂”,并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措施。仅仅30天之后,龙港镇就收到7县5000多户农民要求进城的申请。这5000多户刚积累了一点资本和经商技术的农民,不久就卷起铺盖踏上向龙港进发的征程,开始了自理口粮、自谋职业、自建住宅、自费医疗、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的新生活。

  一路走来,龙港为改革而生,伴改革而长,因改革而兴。30多年过去了,龙港改革的动力是否依然强劲?

  “以前有些改革是从一些灰色地带开始的,现在当然不行,必须依法改革。”黄贤满语气坚定,“以前的改革闯出一条新路,闯就够了,现在的改革要有胆,也要有识。”

  撤镇设市后,对于龙港来说,最大的利好在于“扩权”,独立性和自主权大了。与之相对应的,也必须承担起一个“市”应担负的责任,以及众人投来的期许的目光。以前龙港镇在全国百强镇中排第17位,但撤镇设市后,在区县排名中,龙港即使在浙江省内也不靠前。压力是有的。

  回望30多年前的那次改革,苏中杰提到改革的关键是“需要老百姓的支持”。黄贤满总结,现在改革的动力,依然是要让老百姓“过上高品质的生活”。从一个总人口仅有7812人的小渔村逐步成长为全域人口达58.4万的县级市,龙港就是这么做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或许当龙港现在的两种节奏和谐共存,奏出最强音时,就是这次改革成功之时。(记者 陈抒怡)

【纠错】 [责任编辑: 罗沛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010070120030000000000000011123111393894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