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频道
正文

知沪|九段沙与它的守护人: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2020年05月22日 10:01:42 来源: 解放日报

九段沙 新华社记者 丁汀 摄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长江河口和东海交汇处,有一片完全原生态湿地露出水面——这个如今被大家称为“上海最后的处女地”的地方,就是九段沙。

  这道浦东、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的重要生态屏障,属于此时此刻,更属于未来生活在这城市里的居民后代。

  一切都像一幅油画

  孙瑛不是第一眼爱上九段沙的。

  事实上,在被领导找去谈话,第一次听说自己要被派到九段沙工作时,她愣住了——这可是当时地图上找也找不到的地方。

  孙瑛第一次认识真正的九段沙要到这一年的秋天。2000年10月18日清晨,孙瑛乘坐着租用的渔民的小木船,顶着风浪在海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第一次进入真正的九段沙湿地。

  眼前的沙洲,是这样的生命绿洲——

  沙洲的潮滩上,茂盛的海三棱藨草,葱葱郁郁望不到边。芦苇随风摇曳,在斜阳下,好像一段旋律。秋日的光线,照射在湿软的沙滩上,水里鱼儿悠悠游来,沙滩上的小洞里,小螃蟹冒出头来。远眺市区,天空中时闻鸟鸣,还能隐约望见东方明珠的轮廓。而那城市的喧嚣却是离得很远了。眼前,只有水面上几艘船只的剪影,波光粼粼中,一切都像一幅油画。

  这美震慑住了孙瑛。一路乘船颠簸而来的辛苦,此刻都被抛在了脑后。孙瑛站在沙洲的潮滩上,开始琢磨这份差事——浦东新区刚刚批准成立的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署署长。眼前的这块长江口湿地属于此刻,更属于未来生活在这城市里的居民后代。她有责任去守护它。

  九段沙从何而来

  九段沙从何而来?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关于上海从何而来的问题——滚滚而来的长江,每年要夹带几亿吨泥沙。到了江海交汇处,地势平坦,水流速放缓,泥沙由此沉淀,长期淤积成新的土地。目前官方统计,上海的面积是6340.5平方公里。但事实上,上海现在还在不断新增土地。20世纪60年代,在长江河口和东海交汇处,有一片完全原生态湿地露出水面——这个如今被大家称为“上海最后的处女地”的地方,就是九段沙。

  这位在长江南支河段中最年轻的“新来者”,总面积420.2平方公里,差不多有整个浦东新区的1/3大,四面环水,坐船绕岛一周要一天时间,也是国内唯一基本保持原始河口沙洲地貌及发育过程的重要地区。其东西长46.3公里,南北宽约25.9公里,是长江口最靠外海的河口型新生湿地,由上沙、中沙、下沙和江亚南沙四个沙体及周边水域组成。它处在海洋、河流、陆地三大生态系统相互作用中,是呈自然演替状态下的典型河口型潮汐滩涂湿地,对研究地球生物演进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意义重大。

  2000年年底,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署的场地、手续、人员都齐备了。署里的工作人员和上岛的科学家们,就这样见到了两个孙瑛——一个喜欢时装,爱美,喜欢喷香水和化淡妆;另一个,会赤脚在滩涂上走,也能一下子跳进泥潭里,半个身子裹上了泥浆。

  九段沙有种被当地人称作“海狗”的小虫,个头还没有蚊子大,但给它咬上一口,痛痒无比,往往一周过后还没有消退。一次,一个黄梅雨季,孙瑛上岛去调研,被岛上的“海狗”咬得满身是包,尤其是双脚至大腿,密密麻麻的麦粒大小的红肿块。

  经过不懈努力和多次野外科学考察,孙瑛和她的团队完成了《九段沙科学考察集》《九段沙湿地图集》等一手调查资料。2005年7月,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经国务院办公厅批准,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填补了上海没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空白。

  据2017年监测:保护区记录到海三棱藨草、芦苇等高等植物52种,藻类植物139种,昆虫392种,大型底栖动物113种,鱼类135种,其中历史上曾有记录的国家级保护鱼类白鲟等5种。

  每年冬春之交,鱼虾肥美,也是鸟儿做客最频繁的时候。九段沙位于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路线上,每年都有大量的涉禽(包括鹤形目、鹳形目、红鹳目和鸻形目等目,指那些适应在水边生活的湿地水鸟)在此停歇。在一次例行鸟类考察中,科学家在九段沙发现76只濒危鸟类黑嘴鸥,该鸟为国家二级保护鸟类,世界濒危物种,曾被认为基本绝迹。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孙瑛,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看到了人生前三十几年从未看到过的“百鸟云集”。

  根据统计,九段沙的鸟类有210种,有59.5%(125种)被列入中日候鸟保护协定,有24.8%(52种)被列入中澳候鸟保护协定,有7.6%(16种)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这里,成为名副其实的“鸟的王国”。

  鸟的背后,有人的眼神

  在九段沙上沙的小码头上,窗口处,管理署设置的望远镜扫视半空,守护员在观察鸟情。管理署的工作人员通常两个人值班,一上岛要待上一周。刚开始睡的是地铺,喝的是明矾沉淀净化后的水,没有电,后来才渐渐有了宿舍。但这里依然缺少淡水,没有食物,一切都必须从市区运来。

  管理署人员的“退让”和“简易”,是为了把天地留给动物们享受“占据”和“丰饶”。而管理人员的存在本身,也是为了阻止偷猎者的觊觎。至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九段沙开展的大规模联合执法共26次,日常巡查560余次,整治和清除围网2.7万米,执法参与人员2300人次,处理刑事案件3件,行政处罚16件。

  当然,九段沙不仅守护鸟类和鱼类等,也为提升上海“绿色GDP”作出贡献。

  研究表明,九段沙湿地生态服务功能和生态价值潜力巨大,其碳汇能力达到每年349757.3吨二氧化碳,约相当于12万辆燃油小轿车每年释放的二氧化碳的量,是浦东、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的重要生态屏障。

  在保护一线坚持不懈勇于开拓,孙瑛结合九段沙实际,因地制宜,大胆尝试,提出科学保护“三中心三平台”的创新发展战略架构,并以自己领衔的湿地保护创新工作室为平台,带领团队横穿在上沙、中沙、下沙和江亚南沙,开辟30多公里集执法、科研、宣教为融合的5条综合样带,完善科研监测体系,建立《九段沙生物多样性基础监测年报》,先后组织完成20多项课题研究,发表《上海市九段沙湿地生态环境和管理保护对策》等论文8篇,其中多篇获奖;并筹建了专家网络和执法网络,构建了研、学、管一体的框架,建立了浦东三甲港湿地生态示范基地。

  19年春夏秋冬,孙瑛和这片4.2万公顷土地的九段沙已经互为见证。春天又来临了,九段沙上的动植物又活跃起来。远离它们的城市的街头,车来车往中,没有人留意到,孙瑛车牌上的数字:963,就是九段沙的谐音。用这种方式,她将生命里的一段宝贵经历,时刻随身携带。(记者 沈轶伦)

【纠错】 [责任编辑: 文星月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01007012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390777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