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频道
新闻中心 > 正文

这个春天,沪苏浙交界处孕育想象

2019年04月17日 09:10:05 来源: 解放日报

    

    淀山湖畔的金泽,已被列入国家唯一一个帆船运动休闲特色小镇。资料照片

    海最西边,沪青平公路青浦金泽段,一段路隔出了两种全然不同的景致。

    公路南侧,一些工厂门口依然高挂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常见的标语——“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掩映在树丛中的农宅,仍保留着三四十年前的风貌。

    公路北侧,烟波浩渺的淀山湖放大了地区发展的格局和想象力——半年多前,相关区域签约打造“环淀山湖战略协同区”,最近数条连接沪、苏、浙毗邻地区的跨省公交线路已开通,为生活在省界周边的人们提供了不少便利。

    除了青浦金泽,周边的浙江嘉善的姚庄与西塘、江苏吴江黎里等地,同样也在经历这种发展阶段由旧到新、由内到外的交汇和碰撞。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下,这个春天,沪、苏、浙交界处的人们在想些什么?

    看到了从“量”到“质”的变化

    姚庄,浙北地区的一个普通小镇。上海金山人冯彬彬半开玩笑地告诉记者,他经常分不清姚庄和枫泾:“多踩一脚油门就过来了,到了姚庄,路上的景致都和枫泾差不多!”

    姚庄与上海金山枫泾相连,两地边界线长达8公里。冯彬彬说的“路上景致”,指的是姚庄大道上每块路牌上都画着“姚庄农民画系列”公益广告,这确实让作为枫泾兴塔人的冯彬彬感到无比熟悉和亲切——枫泾农民画名声在外,姚庄也有浓郁的“农民画文化”。

    冯彬彬做的是蔬菜配送生意,每周定期往来于枫泾和姚庄已有近十年。他告诉记者,这几年,姚庄的“上海味”越来越浓了,比如起建于1998年的原姚庄工业园区,在2009年7月行政区划调整后改了个名,叫嘉善临沪新区。

    姚庄的“上海味”还不止此。在姚庄的兴学路姚庄大道交叉口,目前一个新楼盘正建,售楼处附近打出的标语是“环沪都市圈 接轨上海桥头堡”。销售经理张强告诉记者,这个楼盘已经开盘的两栋楼售价在每平方米16500元到17000元之间,这段时间去看房的有不少是上海人:“不少是从金山枫泾、青浦朱家角、青浦金泽来看房的。”

    沪苏浙毗邻区域的融合互通确实早已有之。在这些地方走走,可以明显感受到“一体化发展”产生的影响。

    比如,在青浦金泽镇西边,马路上挂苏E和浙F牌照的车比挂沪C牌照的车还多——苏E是江苏苏州牌照,浙F是浙江嘉兴牌照。再比如,在嘉善的西塘古镇、吴江的黎里古镇,到处可以看到拖着拉杆箱兴致勃勃旅游的人们,其中不少人说的是上海话。西塘古镇的三轮车夫徐效之告诉记者,每逢节假日,去得最多的就是上海人:“以前常有人从黎里打车到西塘玩,一天两个古镇。最近吴江的7619路公交车直通西塘,大家游玩起来更方便了。”

    嘉兴市南湖区人潘建兴今年42岁,他告诉记者,嘉兴在各方面和上海的对接从几年前就已开始。“上海的老人到嘉兴看病,可以用医保卡;在上海工作的年轻人到嘉兴买房子,可以提取上海的公积金。因为这些原因,最近几年有不少人从上海‘流’到了嘉兴,嘉兴的人气也越来越旺了。”

    人气旺到什么程度?潘建兴举了个例子:由于外来人口的导入,目前嘉兴大部分地区的学籍比较紧张,城区不少幼儿园的一个班级有40名左右学生。在几年前,嘉兴城区的幼儿园一个班很少会超过30个人。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一带的人们明显感觉到,两省一市的融合互通从量变发展到了质变。自从“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消息公布以来,这些地方的人们最直接地感受到了一些变化。

    今年2月,网上的一条新闻吸引了70岁老党员张海生的注意:今年,青浦将重点聚焦规划、土地、建设、人口、股权交易等领域,对青西三镇按照最严格生态保护的要求进行管控。“对生态保护进行管控的事,我们之前就知道了,这回网上也说了,看来青西地区要‘旧貌换新颜’了。”张海生说。

    嘉善姚庄人姚家康今年30多岁,做建材生意已有七八年,听朋友说青浦朱家角工业园区政策好,就想到青浦办家贸易公司。3月29日,姚家康在嘉善县办证中心提交了所需材料,人没有跨过省界,经过数据推送和线下专递,青浦区市场监管局当天就核发了营业执照——这也是青浦区市场监管局“长三角一体化”服务专窗颁发的全区首张“长三角一体化”跨区域通办的营业执照。

    盼望毗邻地区齐头并进

    发展的风向,沪、苏、浙交界处的人们都感觉到了。不过,他们的“吐槽声”也有不少。“吐槽”主要来自青浦西部和嘉善北部地区的人们——和工业经济发展稳健的吴江南部地区相比,两地目前还比较“原生态”。

    “去金泽就像去外地”,上海人常说的这句玩笑话,是有所指的:到金泽汽车站之前,需要先经过省界治安检查站——一般看来,过了治安检查站就是外地了。

    据当地人介绍,之所以把治安检查站前移,是出于警力配置优化的考虑,这样可以同时守住北面锦溪、周庄和南面汾湖两个方向。

    除了确实偏僻,作为“青西三镇”之一,金泽的产业经济发展明显弱于青东地区的徐泾、赵巷等镇。这些年,为了保护生态环境,青西地区的百姓做出了不小牺牲,特别是处于淀山湖水源保护区范围内的青西地区农民、渔民。

    今年29岁的盛强家住金泽镇莲盛社区,他告诉记者,产业发展弱就意味着工作不好找、人口流动性小。“金泽的很多年轻人都去青浦城区、去吴江汾湖高新区找工作了,留在本地的很多是老年人,街道、商铺、住宅的更新也非常缓慢。莲盛社区的样子,从我出生到现在就几乎没变过。”盛强说。

    盛强告诉记者,金泽老人的节约是出了名的,有一个段子:“绝大多数金泽老人都不舍得打车,哪怕再慢、再远,也选择坐公交车。金泽到青浦城区有一条青金线,票价6元,但金泽的老人可以只花1元钱坐到城区:上车先刷1元,坐到最远的那站下车,等下一班青金线来了上车再刷1元——由于换乘优惠,实际刷掉了0元;再坐到最远那站下车,等下一班车上去再刷0元……就这样‘三级跳’,一路坐到城区,只要花1元。”

    真的穷吗?盛强认为也不见得:这些年农村福利提高了,农民每个月也有1000多元养老金,不至于公交车都坐不起。就是思想观念上不想多花钱。

    盛强告诉记者,对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这个话题,处于一体化发展“前沿”的金泽人反而很冷静淡定:“金泽要发展,说了有近十年了。上一次大家说起淀山湖区域马上要开发的时候,我还没结婚,现在我孩子都9岁了。一体化发展当然是好事,我们希望这次能真的增加一点本地就业机会,把本地的老房子、老公路修修好。”

    和青西地区类似,嘉善县近沪地区目前也以农村为主。从东方绿舟往南走20多公里,是一个名叫“浙北桃花岛”的景点,一路上除了农田就是大片油菜花,几乎看不到厂房和超过三层的楼。在中途经过嘉善丁栅的沉香荡新村社区服务中心附近时,记者看到社区靠近马路的一片商铺全都拉着卷帘门,并未开业,路上车、人也很少。“这里是浙江的边缘地区,现在还没有发展起来。”家住姚庄镇丁栅社区的钱琴芳说。

    在“浙北桃花岛”,景区门口卖爆米花的一个小商贩说得很直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我们早就听说了,很好,我们支持!不过对我们这块来说,要搞好一体化发展就要先搞好乡村振兴。”

    相比之下,在江苏靠近上海的苏州市吴江区汾湖高新区(黎里镇),厂房鳞次栉比、白领行色匆匆,长长的古镇老街上商铺林立,繁华程度几近青浦城区。汾湖和毗邻地区对接的愿望,也比青西、浙北要更迫切:早在一年多前,汾湖就率先开通了直达青浦的专线班车。当地百姓只需花原来一半的时间就能往返两地,并无缝对接上海轨交17号线。

    再往北一些,沪、苏毗邻地区的发展差异更明显。“看看昆山花桥像欧洲、看看青浦白鹤像非洲”,青浦的老百姓常用这句话自我调侃。花桥当然没那么好,白鹤也没那么差,但夸张的说法却一定程度上道出了一个事实:沪郊近省界部分农村地区的发展,和周边近沪地区相比存在一定差距。

    潘建兴的妻子是昆山人,从上世纪末起,他就频繁往来于嘉兴南湖和苏州昆山之间:“1999年时,昆山就仿照新加坡,要杜绝电线杆,当时就把电线都埋到了地下,后来随着人口和城市的逐步扩张才慢慢有了电线杆。再看看现在浙北的丁栅、姚庄等地,不只有电线杆,农田里还有不少高压输电线。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不断推进,希望沪苏浙毗邻地区能齐头并进。”

    希望生活便捷事业“版图”更大

    如今,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方案公布在即,处在“风暴眼”中,青浦西部、嘉善北部、吴江南部地区的人们,有些什么期待?

    “希望环境能更好些。”65岁的鲁光耀说。鲁光耀是青浦区盈浦街道人,目前和老伴居住在昆山淀山湖镇,退休前是上海市烟草专卖局青浦分局的一名稽查员,由于工作性质特殊,以前常在沪、苏、浙交界处稽查假烟贩子和制造商。鲁光耀告诉记者,在沪、苏、浙交界处至今还有不少中小型化工企业,坐车经过时能闻到若隐若现的刺鼻气味。“昆山近沪地区有较多此类企业,我还专门打过昆山的环保热线,但是效果不大。希望能建立两省一市毗邻地区的环境执法联动机制,让这片区域的水和空气更加干净。”

    另外鲁光耀还提到,希望长三角的医保体系能实质性联网:“不能只有一家医院、两家医院联网,而要整个医院系统都联网。不然,我们上海的老年人住在昆山的镇上、乡下,要看病还要跑到市里的定点医保联网医院去,不太方便。”

    姚家康告诉记者,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对他的生意有很大助益:“我做的是建材生意,本来面向的主要就是沪、苏、浙交界地区的客户,在上海也参与了很多大工程。一体化发展后,生意的‘版图’可以画得更大。”

    目前,姚家康在嘉善有一家生产型企业,做的主要是玻璃钢管道等新型建材,在青浦新注册了一家建材贸易公司。他告诉记者,今后在上海的建材销售就可以由青浦的贸易公司来操作。“希望今后在税收业务、银行对公业务等方面能更方便,不用我本人来回跑,通过政府部门的数据传输就能办理,这样就能让我们企业主腾出更多时间精力在主营业务上。”

    45岁的西塘人叶国华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他希望滴滴打车等平台也能借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东风,完善跨区域接单机制。“我是在西塘注册的,系统默认我只能在西塘接单,如果我开到吴江黎里、青浦金泽,系统就不会给我分配单子,滴滴又不像其他平台一样可以由司机自己抢单。现在往来于西塘、黎里、金泽等地的游客越来越多了,希望平台将来能让我们跨区域接单。”

    潘建兴则留意到了房价和物价的变化。“现在西塘新开盘的房子每平方米已经在1.5万元左右了,比前段时间有所上涨。房价上涨会带动物价和消费水涨船高,比如几年前在西塘学摩托车驾照的费用是五六百元,现在的市场价已经要近两千元。一体化给老百姓带来的应该是生活的便利,而不是房价、物价水平向高的地方‘看齐’,希望各地政府在推进一体化发展的同时,让房价和物价‘冷静些’。”(记者 茅冠隽)

    原标题:上海金泽,浙江嘉善与西塘,江苏吴江黎里等地,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大背景下,都在经历交汇和碰撞……

    这个春天,沪苏浙交界处孕育想象

【纠错】 [责任编辑: 冯丽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长三角频道

010070120030000000000000011123121379834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