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三角频道 正文
古代诗词中常见的“横塘”是在南京吗
2017-03-13 14:06:49            金陵晚报
 

   如今的赛虹桥。

    近日,央视播放的“中国诗词大会”十分火爆。在我国古诗词中,“横塘”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有人说它在杭州,也有人说它在苏州,还有人说它是泛指。

    笔者认为,“正宗”的“横塘”应是指建业(即今南京)城南长干里以西的赛虹桥区域(当时为水域)是也。

    在古代诗词里,屡屡出现“横塘”一词。梁简文帝有“朝风动春草,落日照横塘”之句;唐代崔颢在《长干曲》四首之一中有“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之句;李贺有“妾家住横塘,红纱满桂香”之句;许浑有“绿蛾青鬓醉横塘”之句;温庭筠则有“百舌问花花不语,低回似恨横塘雨”之句。宋代贺铸写有“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年谁与度”词句。清代吴伟业写陈圆圆,有“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之句。此类词句,不胜枚举。

    何处是“横塘”?

    那么,古代诗词中的“横塘”在何处呢?

    一种意见认为,横塘在江苏苏州西南,那里至今还有个横塘镇。他们的依据是,第一,《姑苏志》 有记载:横塘,在苏州西南十里,有横塘桥,上有亭,素有“横塘古渡、风景特胜”之称。第二,唐代许浑《送客自两河归江南》 诗中的“绿蛾青鬓醉横塘”,宋代贺铸《青玉案》诗中的“凌波不过横塘路”,都是指苏州西南十里的横塘。

    也有人认为,横塘在钱塘(今杭州)。温庭筠《七夕》诗中云:“鹊归燕去两悠悠,青琐西南月似钩。天上岁时星右转,世间离别水东流。金风入树千门夜,银汉横空万象秋。苏小横塘通桂檝,未应清浅隔牵牛。”苏小是钱塘人,则此处横塘,当在钱塘。

    还有一种意见认为,横塘在南京西南。宋代张敦颐《六朝事迹编类卷之五·江河门》“横塘”中云:“吴大帝时自江口沿淮筑堤,谓之横塘。杨修之有诗云:‘早潮才过晚潮来,一一轩窗照水开。鑑面无尘风不动,分明倒影见楼台’。”晋代左思《吴都赋》是这样描写当时建业(今南京)的盛况的:“横塘查下,邑屋隆夸;长干延属,飞甍舛互。”这几句的注释是:“横塘,在淮水南,近家渚缘江筑长堤,谓之横塘,北接栅塘。查下,查浦,在横塘西,隔内江。”这是较早记叙“横塘”的文字。《晋书·孔群传》中也提到“横塘”:“苏峻入石头(即石头城)时匡术有宠于峻,群与从兄愉同行于横塘,遇之。”这是说横塘是在建业南。

    “横塘”在建业

    笔者同意“横塘在建业”说。

    梁简文帝诗“朝风动春草,落日照横塘”,以及崔颢诗中的“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李贺的“妾家住横塘(这里借用了崔颢的诗句),红纱满桂香”必定是指的建业(今南京)之横塘,因为崔颢的诗题叫《长干曲》。“长干”者,建业城南之地名也。《李白诗集校注》 中注“长干”云:“王云:刘逵《吴都赋》注:建邺南五里有山冈,其间平地,吏民杂居,号长干。中有大长干、小长干,皆相连。大长干在越城东,小长干在越城西。地有长短,故称大小长干。《韩诗》曰:考槃在干,地下而广曰干。《方舆胜览》:建康府有长干里,去上元县五里。李白《长干行》所谓‘同居长干里’,乃秣陵县东里巷,江东谓山陇之间曰干。《景定建康志》:长干里在秦淮南。按:《景定建康志》卷一六又云:《实录》云:‘长干是里巷名,江东谓山陇之间曰干,建康南五里有山冈,其间平地,民庶杂居,有大长干、小长干、东长干,并是地里名。小长干在瓦官,巷西头出江’。”

    至今南京市雨花台到长干桥(中华门南端)一带传为长干故里。而其西侧为“小长干”,这里正处在“瓦官巷(寺)西头”。

    以“小长干”和“瓦官巷(寺)西头”为方位坐标。笔者认为,古代诗词中“正宗”的“横塘”当在建业南今赛虹桥区域是也。

    “横塘”泛指池塘

    还有人认为,古代诗词里的“横塘”似可不必实指某地某塘,它只是文学创作中的一种表现手法而已。一个“横”字,能激发人们的联想,想到美人的秋波,屈原《楚辞·九歌》中有“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是螭。”傅毅《舞赋》中有“眉连娟以增绕兮,目流睇而横波”。杨曒《咏舞》中有“嚬容生翠羽,慢睇出横波”。横波即秋波,比喻美人的眼睛,谓其像秋水一样清澈明亮。朱德润《对镜写真》中云:“两面秋波随彩笔,一奁冰影对钿花。”因此,“横塘”可以解释为是个谈情说爱的地方。

    李白《长相思》:“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温庭筠《池塘七夕》中云:“月出西南露气秋,绮罗河汉在斜沟,杨家绣作鸳鸯幔,张氏金为翡翠钩。香烛有花妨宿燕,画屏无睡待牵牛。万家砧桁三嵩水,一夕横塘似旧游。”从题来看,作者是把横塘作为池塘来用的。但这不是一般的池塘,而是足以表现“当暑理絺衣,特寄与行人”的恋爱之地。他的《江南曲》:“岸傍骑马郎,乌帽紫游缰。含愁复合笑,回首问横塘,妾住金陵浦,门前朱雀航。”似乎是诉说一对恋人在金陵朱雀航相亲相爱又相离相别的情景,同时也透露了其事发地在金陵朱雀航,而朱雀航西南正是古代横塘之一隅是也。(严中 南京文史专家)

 

责任编辑 张琴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华搜索    
010070120030000000000000011123041361249481